质量经理养成记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质量经理养成记(1)  菜鸟篇
一、 初识质量–懵懂无知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从事质量相关工作的呢?应该是2007年,那时候我还在四川成都,就读于西南交通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系。大三下学期末考试完了,该修课程的修完了,已经在为毕业设计做准备了。我的毕业设计的课题选的是《钢制压力容器焊接接头的残余应力的测试与分析》,然后那年暑假开始就跟着毕业设计导师学习常用金属的焊缝测试。主要是针对低碳钢、铝合金钢板焊缝进行测试,使用的测试手法有无损检测(超声波探伤UT、射线探伤RT、磁粉探伤MT、渗透检测PT)和破坏性试验(残余应力测试、拉伸、冲击、弯曲等性能测试)。大部分时间是留在实验室给导师打下手,有时候会随同导师到进入到企业内部对大型钢构的焊缝进行检测,比如说水电站、水坝的闸门,大型化工容器的罐体。
做试验的时候,免不了要跟里面的各位老师打交道,闲暇聊天的时候,老师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们这群小伙子出到外面一定要记得,理论和实践是不一样的,理论探讨的时候,所有材料和加工过程都处于理想状态的,而实践的时候不可能那么完美。
在导师的辅助光环的加持下,各项学习、工作都非常顺利。尤其是作为导师助手进入企业的时候,“高材生”啊、“栋梁”啊、“人才”啊、各种溢美之词一下子就涌了过来,搞的心态一下子就爆棚了。刚好我们导师还有一位更我们年龄相当的女儿,母性光辉泛滥下,她对我们的照顾简直到了宠溺的地步。外出做检测的时候,笔、本子、直尺、甚至毛巾、卫生纸,她都给我们准备好了,甚至时不时的请我们出去改善伙食,到成都周边自驾游。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感觉很幸福,但是也对我后面要经受的挫折埋下了种子,这是后话。
在这个阶段质量,在我心里的概念不外乎产品测试结果的好与坏。至于如何才能做出高质量的产品,没有给与过多的关注。
二、初次择业–雄心受挫。
毕业设计一切顺利,就面临着择业的问题,所在学校和整个铁路系统关系密切,很多师兄师姐都在铁路局、中铁集团的相关单位任职,但是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没有挑战性,我不想要的。12年前国产汽车的品牌不像现在这么被认可,所以当时捧着一腔热血想要投入到汽车行业中,准备未国产汽车的崛起贡献出知己的光和热,妄想着国产品牌能因为我的加入有那么一丝丝的改变。我经过递交简历时的初步沟通,到笔试,到面试,最终拿到一家国产汽车公司(后面用C汽车代替)的Offer,和别人投份简历简单谈话就被录取相比,难度等级完全不一样,为此我还沾沾自喜过一段时间。对于福利待遇,横向对比不差就行,没有过多的考虑。(后来也后悔过很长一段时间,对进入铁路系统的同学所接触到的各种福利各种羡慕嫉妒恨)。
事实证明,光有雄心时不够的。对于初入职场的应届生来说,心性磨炼非常重要。入职后经过军训、安全培训然后下派到车间和一线工人一起干活。几个月前还因为导师的辅助光环而被其他企业的高管各种吹捧,几个月后居然要被年龄比自己还小的中专学历的班组长领导,心理的落差可想而知。坦白说,经过初步了解后,对于当时的我来说,C汽车和我简直是三观都不合。
— 给看个SOP,然后让师父带着实践培训2小时后,就让我独立上岗了?出了问题怎么办?大部分工序都是手工作业,一台车从冲压、焊装、涂装、总装要经过上千人的手,有多少像我这样仓促上岗的新手?
— 一线员工薪资被压的极低,除了班组长之外很少工龄超过3年的员工,都被竞争对手高薪挖走了。
— 考勤制度很差劲,说是三班倒,但是为了保证出勤率达标,经常是两个班次的人都是上班,不从事生产的班组参加培训、5S清洁可以理解,但是没有培训、5S清洁刚做完的事后怎么办。不能玩手机,不能大声说话影响生产人员,就那么在休息区干坐着。
— 整座城市用几乎都是C汽车的车,刚开始觉得自豪。但是有次外出打的,师傅一听我是C汽车的员工,从后备箱里拿出拖把对我说,你们公司的车太差了,空调水净往车里漏,每接2个客人我就要用拖把清一下水。被啪啪打脸,我心里的那点荣誉感碎了一地。
。。。。。。
听说过一个故事,一名博士应届生刚进企业就向高管提交了数万字的建议书,指出公司经营管理上的问题,并给出建议,希望获得领导关注。结果被老板认为是“疯子”、“精神病”被辞退。我当时的心理状态和这位博士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没有像这位博士这么疯狂。我当时只是和同事、培训专员提出自己的问题,表达自己的不满,然后,在他们的疏导之下,心理压力得到释放。
2008年的时候,C汽车出了一件大事,新开发的车型因为车门上的某个小零件的设计问题存在安全隐患,新车上市还没开始卖,就从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处批量召回。接下来的公司实施的内部政策对相当于是对我三观发起新的挑战。
-基层员工的薪资结构不合理。公司收益作为绩效工资的主要组成部分,当企业亏损的时候意味着什么。原来平常收入2000-3000元,现在只能领到800元。单身狗还可以勉强生活,拖家带口的怎么办?
-员工日常纪律加严考核了,还成立了巡查组。踩个草坪罚50,上班时间玩手机罚50,在员工休息区打瞌睡罚50.整个公司都笼罩在黑色阴霾里。
。。。。。。
不是基层员工的错,要基层员工来一起背锅。还变相罚款从员工身上抽血,没人性。这是我当时最直接的想法。再加上当时刚好受了点小工伤,为了考勤按时上班打卡,因为工伤又不让干活。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休息区,不让玩手机、不让打瞌睡,和坐牢没什么区别。坐牢的时候不免胡思乱想,心理状态越来越差。后面有个夜班经理值班的时候打瞌睡被巡查组发现被辞退。听说这件事了之后我的心态就崩了,接着就提交了辞职申请。
我的壮志雄心在我还没有正式进入岗位的时候就这样被浇灭了。现在回想起来,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也不是C汽车的问题。而是我当时的心理太脆弱,经不起磨砺,太容易产生抱怨之类的负面情绪。
需要指出的是,不要因为我在上文描述C汽车存在的一些表象就以为C汽车如何差劲。事实上C汽车还是有很多优点,比如说高新聘请日本专家进厂督导推行5S、产品Audit上也有一套严格的标准等等。至于其在经营管理理念,不被一个入职不到半年见习大学生所理解,那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在C汽车见习期间,因为提出的合理化建议得到公司采纳而被内部公开表彰。(发现喷涂工装锁紧螺栓长短不一,短的锁不紧,长的浪费时间,影响产线节拍,经过验证确定了适合的螺栓长度,并提交了合理化建议)。合理化建议从采纳到全面实施只用了3天时间,团队执行力还是蛮强的
质量经理养成记(2 在呵护中成长(一)

正式入行–在呵护中成长。
从C汽车离职时心态虽然崩了,但是辞职不是冲动之下的决定。正式提出辞职前,我还是想好了退路的。当时了解到四川质量技术监督局正在招收编外人员,同时我的导师也表示没有找到工作之前可以先给她打下手,她会以私人名义给我一些生活补贴,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成都,参加了质监局的面试,然后回到学校边兼职导师的试验助手边等消息。但是时运不济,因为中国质监总局要派巡查组来视察,编外人员招聘工作被搁置了。等了2个月没消息,同时因为接近年关,投放到其他企业的招聘简历也没有回音。导师看出我心里焦急,建议我不要想着留在成都这种安逸的休闲城市,希望我先到节奏比较快的沿海城市去发展。同时基于我所学专业和毕业设计的内容,向我推荐了杭州一家公司的焊接工程师的职位,老板刚好是她的大学同学。我投递了简历,基于导师的口碑,我未经面试就被录用了。
报道之后才发现我要任职的公司(UR公司)还没正式成立,厂房还在建设中。我是出于提前培养人才的考虑提前被招收进来的。我被安排到老板的另一家公司(LY公司)的质量部,因为质量主管,我从业之后的第一个师父,之前是一名资深的焊接工程师。我的临时职位也从焊接工程师变成焊接质量工程师,而我的质量之路也正式开始了。
回顾我的质量之路,我的第一个师父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师父是湖北人,80年代华中科技大学本科毕业生。据他所说,他的毕业设计是和他的导师一起做出了一台激光焊机,并且在完成之后被一家国企买走了。而他的师父,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退休之后被LY公司返聘成为技术顾问。
师父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高智商,记忆力超强。业余围棋没有段位,但是曾经和聂卫平大师对弈过,并能入大师的眼。升级、斗地主能记住前三局的出牌顺序。专业水平高,从车间技术员做起,做过工艺,做过设计,学一行精通一行,公司出口产品需要用到的人员资质证书第一本都是他先考下再辅导他人考的。为人处世上,对内和蔼可亲,对外及其护短。在他的管理下,LY公司的产品极少出现售后问题,公司年均产值2亿,但是全年下来的内、外部失效造成的质量损失不会超过50万。就是因为脾气太倔,虽然一直被重视,却迟迟没被重用,直到老板的新公司(UR公司,产能规模比LY要大)成立后,他才被调任为技术部部长。
LY公司主营水力发电所需的水轮机和发电机,内销货出口到欧洲及东南亚国家。因为产品涉及基建和安规要求,所以正常项目投产之后客户都会请国内或国外的第三方监理机构驻厂监督。我在LY公司待了3年,从焊接质量工程师、到质量工程师、到后面兼任质量主管,一年一升迁,离不开师父的栽培。除了对我工作技能培养之外,他还为我的接手他的职位铺平了道路。兼任主管是他为我争取来的意外收获,因为他调任UR公司技术部部长之前,向公司领导提出一换一,他既然要调过去了,就要把原本该派过去的我换回来。不过但是的我是打心底里愿意跟着他过去的,哪怕不当主管也行。
在LY的工作开展很简单。
–项目开展初期,结合合同和工程图纸的要求编写质量计划。
–和第三方委派的监造工程师对接确定质量计划上见证试验、产品验收节点,并在项目经理的协调下。客户、第三方、制造方,三方签字认可。
–结合质量计划、工程图纸要求,制备检验记录表并下发给检验员。
–供应商质量记录的收集、审核。
–内部检验记录的收集审核。
–安排外包零件的验收,外部检验内部检验,检验员自行安排,
–到达质量计划指定节点时,汇总质量记录,通知项目经理安排就见证、验收。
–陪同验收,并在验收完成后最短时间内完成验收记录,邀请第三方、客户签字。
–项目完工后,最终将质量记录收集装订成册。
–出口项目出入境检验检疫的报检。
–每月1次质量会议。
–每年1次ISO9001体系内审和外审。
其他工作细项不再一一列举,其实每天要做的事情都不少。之所以说简单,是因为当质量管理进入良性循环之后,一个质量计划足矣。整个团队已经非常成熟,配合默契,根本不存在执行难、推动难的问题。相比质量策划、改善措施设定好了别人会不会执行,我那时候更担心的是,考虑的周不周全,拿出去会不会被人笑话。尤其是开质量会议的时候,除了我一个小年轻之外,其他都是老头子,真的害怕一不小心就丢了师父的脸。
分享一下师父教导我的一些细节经历,供大家参考。
–我自己的人,我自己来教。
入职一周简单熟悉后因为公司内部没焊接工序就被派到焊接外包工厂学习,不到一个月就被师父以缺人手为由调回。回来之后发现他自己花半天就可以把全天的工作做完。我问师父为什么不缺人还急着把我调回,他给我的理由是,我怕他们把你带偏了,我自己的人,我自己来教。
后来等到自己从事管理的时候,才知道这句话的分量。自己培养出来的人,用着才是最顺手的。同时还有另一层含意,当你当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人就真的和你绑在一起了,你能激起他的归属感,让他为你努力工作,同时也意味着你需要为他的错误分担责任。
质量经理养成记(3) 在呵护中成长(二)


继续分享师父的套路
———————————————————————————————–
   –磨练新人心性,让新人渴望有事可做。
正式入职后一直不给安排具体工作,就让看标准、看图纸、看资料。凡有问,他必答。不问的时候,他就完全当没我这个人。资料枯燥,看的时候经常打瞌睡,除有领导要过来的时候提醒我“XXX过来了,你等他走了之后再睡”,其他情况下,他可以由着我睡到下班。那段时间我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问他,今天有没有事情安排给我做,答案都是没有,你先看资料。我甚至无聊到他一打印东西,我就跑到打印机前把打印好的文件收回来递给他,发现谁的杯子是空的,我就去给他倒水。直到有一天,我跑到他跟前说,你再不给我安排工作我就要疯了。他才正式开始以教为主的安排我做事情。
后面我为他问什么要这么做?他说,年轻人性子太浮躁。一开始就安排你做事,你肯定做错,做错了批评你会打击你的信心。先熬一熬你的性子,只有你真心渴望做事的时候,你才能把事做好。
我接着问,如果我没有主动找你要事情做,就等着你给我安排,你还是就这么一直不管我,由着我混日子吗?他的回答是,我会建议人事部把你开掉,开不掉就调走。
–养成精兵,再上战场。确定新人胜任之前,不安排具体职责。
师父第一次给我安排的工作是一份焊接工艺评定的策划,不设期限,唯一的要求就是用心做,做到自认为满意了再给他。告知工作要求、注意事项、给了资料,就仍由我发挥。我请教时,他会解答我的疑惑,但是绝对不会告诉我要怎么来做。我第一次任务我用了足足一个星期的时间,期间有拿着文件试探他,“您觉的怎么样?”,他都笑而不语。直到我最后正式跟他说,“我做好了,您看一下。”他才接过手,先询问做的过程,询问我的想法,然后告诉他是怎么做的,他的想法是怎么样的,按他的想法来做有什么好处。至于我做的好不好,怎么问他都不给评价。最后,拿出一份他早就做好的策划跟我说,“我安排你做的同时,我自己也在做,我花了10分钟,你花了一星期,你要加油。”
经过他这么一刺激,接下来的我每天都和时间赛跑,每天下班没事就泡在办公室里看资料。两个月之后,我已经能在半天之内完成同样的策划,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他第一次点头说,不错,这次就用你的方案。那种兴奋是难以言表的。而这已经是我入职的第5个月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才划出一部分的工作,作为我的工作职责范围。入司的前4个月,我没有任何产出,但是从第5个月开始一直到我离开公司,我在工作上没有任何明显的失误。师父在把我正式放入战场之前,对我先进行了各种模拟演练。直到他认为我能够胜任了,才会把相关的工作交给我。到入司满一年的时候,质量部相关的事务,我基本上都掌握了。师父每天除了接打电话,签字盖章之外,有半天的时间可以在新浪围棋上看人下棋。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但是在我和师父之间没有这种概念,直到他调任HR技术部长,我们之间配合都是他为我撑腰,我尽可能的多帮他做事锻炼我的能力,同时时刻提醒自己不能丢他的脸。
   –指派任务的同时提供资源
师父有个工作习惯,指派工作的时候,都会考虑的比较周全。需要其他部门配合的,他都会事先打好招呼。检验员外出检验的时候,他都会提前派车。在他手下做事很省心,检验员除了日常检验、填写记录,开不合格单之外,根本不需要为其他的琐事操心,工作效率非常高。当时我们只有5个检验员,确能兼顾到厂内和周边6处外协厂的日常检验工作。
   –不要记标准
师父不允许我们凭记忆的标准来做合格与否的判断,因为他担心记忆混淆会有出错的风险,所以他一直要求我审核的时候一定要逐项对照。仅凭印象做判断的做法,会受到他的批评。虽然他记忆力超群,但是我们沟通的时候,他惯用的一句话是,“我很确定这个要求是XXX,但是你还是要去把标准/图纸拿出来,我翻给你看。”
   –不要轻易签字
不能轻易签字,一旦要签,你必须确定里面的内容是正确的。如果有问题,哪怕是领导逼着你签,你都不要去签。他给我将了一个故事:以前行业内有个质量经理,碰到产品零件材质不合格,上级领导为了挽回损失,评估之后要求他放行,但是他认为风险大,拒绝在放行单上签字,后面他被逼的狠了,把自己的自己的印章和部门章都拿回家,并扬言敢不经过他同意就放行的话,他就去找质检局告状去。后来领导迫于压力把零件做报废处理(损失10来万–90年代),他被借故开除了,但是在行业内名声大振。这个质量经理我认识,他被LY公司挖了过来,我入职的时候已经是项目经理。这人做事雷厉风行,脾气火爆,不好说话,但是他的项目质量是最好管的。
    2011年的时候,LY公司也碰到过类似的零部件材质问题,锻轴成分偏析,这根轴的毛坯成本价近40万(轴径800mm、长约12m),单从化学成分、轴端取样的机械性能强度分析来看,对照标准是合格的。但是处于风险考虑,我们还是请了材料专家过来分析,并且让客户代表参与进来。这个材料专家据说是在日本某大型锻造厂工作了20年多,他的结论是可以用。客户认可了专家的说法,但提出必须请第三方检测机构进厂检测。我们请了浙大里面材料研究所的团队到厂检测,结论是:材料符合要求,但是鉴于成分偏析可能会影响锻轴的强度,建议定期检查,发生异常及时更换。锻轴一旦安装后要更换的话,相当于是大修,维修成本至少500万起,而且定期检查这种事情水电站的维护工人根本不具备能力。客户的意见是,只要我们敢用,他们就敢收,但是必须接手定期检查的工作。当时我已经是质量主管了,我肯定不同意放行,但是领导会不会跨过我直接让产品放行?如果领导越过我直接放行,我要不要向之前的那个质量经理前辈一样出面阻止?这是我那段时间最纠结的事情。好在最终领导跟我的意见一致,我躲过了一劫。这根价值近40万的轴,不特采,不降级使用,而是直接就报废处理了。供应商老总跑到我们公司,先是据理力争,后面苦苦哀求。最终由于这根轴名义上是符合标准的,所以在和供应商交涉了之后,坯料退回,同时公司分摊了20万的损失。不过公司因此在业内得到了更多客户的认可。
2003年才在写字楼租用一间办公室成立这么一家民营企业,发展到能跟国企抗衡抢订单,逼得国企低头跟它合作,甚至到国企自己接到的单都交给它来做。除了本身的技术实力外,更让人敬佩的还是在质量方面不妥协的精神啊。在这方面,过去12年的质量生涯中接触过的所有公司,包括外资企业,都不如LY公司。
品质管理工厂培训课程总监课程资料

PPT|总经理总监企业经营核心是什么?做好这10利(力)业绩不会差(4)

2020-8-19 23:43:17

品质管理工厂培训课程总监课程资料

PPT|总经理总监如何完成业绩方法地图-10大方法-500个知识点(5)

2020-8-20 23:13: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