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质量总监成长记》第七章中山项目

防火防损是如何实现的?

■质量问题预防与防火有何内在的联系?

品质管理&质量管理就是防损,防止出现产品不良而造成质量损失。预防的做法就是要认真分析产品形成的每个环节,从接单、研发、采购、生产到发货、安装,找出每个环节存在的质量隐患,并制定和落实相对应的预防措施,这样才能确保消灭“可能出现的不良”。而要做到这一点,公司的政策很关键,所谓政策,就是公司管理层要求员工把工作做到什么程度。

文章|《质量总监成长记》第七章中山项目

“管理良好的工厂,往往单调乏味,没有任何激动人心的事件,因为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已被提前识别出来,并将解决措施变成了例行化的工作。”这天上午,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唐风与程聪在聊天。

“你还记得这段话吗?”唐风问道。

“太有感触了!”程聪答道。“我们UPS工厂成立已经三年多了,在您的带领下,整个UPS工厂,无论是业务流程和管理团队的能力,与三年前相比,都有了根本性的提升,每天的异常情况也很少,真的就像彼得·德鲁克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工作变得单调乏味了。”

正在这时,唐风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顶头上司权博士的电话。

“唐风,中午下班时在工业园门口等我,我要请你吃中饭。”权博士在电话中说。

唐风颇感意外,他纳闷:“这段时间我部门的工作表现很不错,没出什么问题。不知权博士找我有什么事,不会又像三年前一样给我新安排吧?”

果然,在餐厅中一坐定,权博士就开始发话了:“唐风你知道,随着近几年深圳最低工资标准的不断上涨,我们母公司的CEO在许多场合都公开表示,中国的广东深圳已经成为高成本的地区,他认为制造业向低成本区域迁移是一个大趋势。”

“前期,我们在考虑了投资环境、供应链配套、与研发团队的沟通等各个要素后,决定在中山市投资建设新的工业园,由当地政府找人投资建厂,再租给我们公司。”

“这个项目在去年10月份已启动,你也知道,之前由燕向涛在负责。”

说完这些,权博士顿了一下,说:“我今天找你,是因为这个项目的范围发生了变化,之前我们只想把变频器工厂搬迁过去,现在公司决定把UPS的一些产品也转到中山去生产。UPS工厂是你一手做起来的,大家对你的评价都还不错,所以我希望中山新工业园也由你来管理,现在已经建了一半,我希望由你来接手。另外,我会找人来接手你目前的工作,你看怎么样?”

建工业园对唐风来说是个新鲜事,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工作,不过UPS工厂的运作已趋向完善,他每天觉得无所事事,正想找个新岗位来挑战一下自己,所以他一口就答应了权博士的要求。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半年前,唐风在参加一次“团队建设”培训时,培训老师给他读了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一段话,让他印象深刻。

“若想要感觉安全无虞,去做本来就会做的事;若想要真正成长,那就要挑战自己能力的极限,也就是暂时地失去安全感。所以当你不能确定自己在做什么时,起码要知道,你正在成长。”

自此以后,唐风经常向手下的主管说:“为何有的人能快速成长,其原因就是能不断地挑战自己能力的极限,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只有接受挑战才能将自己的潜力激发出来。”

与权博士谈完后,下班回到家,唐风向妻子王玉讲了公司要派他去中山建工业园的情况,王玉为丈夫又有一个新的挑战机会感到高兴。

在交接完UPS工厂的工作后,唐风开始张罗中山新厂建设项目组的工作了。

这天,他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EE公司总部的邮件,邮件的大致内容是:“EE公司所有新工厂的建设必须邀请公司的防损顾问PPM公司参与,工厂建成后要通过PPM公司的防损验收,达到A级标准(最高标准)。”

同时邮件又郑重声明:“在此项目中,PPM防损工程师的意见就代表总部的意见,作为此项目的项目经理,你必须100%地配合,不得讨价还价!”

邮件措辞严厉,不容置疑。

见到此邮件,唐风赶紧找项目原负责人燕向涛了解情况,燕向涛说:“老唐,中山这个项目虽然已开工了半年多,但是一直未正式立项,我也未请PPM的顾问来参与项目运作,但是现在既然项目已在公司内部正式立项了,我建议你还是尽快找PPM的顾问来参与这个项目吧。”

2006年8月9日,在广深高速公路上,一部别克商务车载着PPM公司的防损顾问Jack和唐风项目组的几位成员一起去中山工业园的工地。

这是第一次去中山,大家心情甚好,一路上谈笑风生,车辆在过了虎门大桥以后,道路似乎变得宽敞起来,两边都是开阔的平原,种植着一片片农作物,空气清新,和风扑面,唐风心旷神怡。

下了高速公路,车辆很快就到了与EE公司合作建厂的凌云公司,两栋厂房紧紧挨着,EE公司的厂房已在建设中,四周的混凝土结构已搭好,很多工人正在顶着烈日砌墙,正面墙上贴了1张大标语:“奋斗60天,完成EE公司中山项目。”

一进到凌云公司,PPM的防损顾问Jack就对唐风说:“你们这个工厂选址不太好。”

“为什么?”唐风问。

Jack回答说:“我查过中山的地质资料,你们这个地方距离西江只有1公里,处于洪水区中,你看,这周围都是水塘。”

果然,在下午的第一次项目会议上,Jack开始发难。

“我认为中山的地势太低,不适合建工厂,我坚决不同意将新工厂放在这里!”

听到这话,唐风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Jack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他忙问:“Jack,我们的现状是工厂已开工半年了,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Jack的回答很干脆:“如果新工厂必须放在这里,那就必须抬高4.5米。”

“为什么要这样?”唐风没料到Jack会提出这样一个稀奇古怪的要求来,一下子惊呆了。

“按500年一遇的洪水标准,这个工厂必须抬高4.5米,才可以在海拔上超过黄海的海平面高度,避免西江决堤时海水倒灌,洪水淹没工厂。”Jack说。

唐风的声音有点发抖:“你的想法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请你看一看,这是一张中山在105年前发生洪水的照片。”说完,Jack打开电脑,还真的调出了一张当时发洪水的照片。

已建了一半的工厂如何能抬高4.5米?!

唐风一听又急了,声音大了起来:“Jack,我不是孙悟空,不会七十二变,我如何能让已快建成的工厂抬高4.5米?”

Jack非常坚持:“不行,必须按我的意见处理,否则我不同意这个项目的立项申请!”

见此情景,唐风只能走出会议室,给权博士打电话:“权博士,有一个不好的消息,PPM公司的防损顾问Jack坚决不同意在中山设厂,除非新工厂的厂房可抬高4.5米。”

“我知道了,你先回来吧,回来后我们再讨论。”权博士挂了电话。

“我真不知道这个500年一遇的洪水标准是如何得来的,美国成立才两三百年啊。”在回家的路上,唐风对同车的人说。

“三边项目!”唐风和别人说起中山这个项目时,经常用这个称呼。

中山新工业园项目是个典型的边设计、边建设、边审批项目,虽然厂房建设已开工了三个月,但事实上,EE公司和凌云公司之间只有意向性协议,双方并没有签订正式租赁合同。

同时,因为项目缺乏整体规划,项目需求还不十分清楚,给项目的建设造成极大困扰。

果然,在10月份,当唐风将投资申请报告送往总部审批时,总部的风险经理在看了PPM防损顾问出具的厂址评估报告后,给出了意见:“中山市水患风险很大,不同意在中山设厂,建议另行选址。”

项目一下了陷入了僵局!

唐风只好给凌云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冯朝阳打电话:“冯工,实在对不起,我想没有人能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请你们将厂房建设暂停。”

为了争取EE公司的项目,当地政府派人陪同PPM公司的防损顾问Jack考察了西江的防汛设施,以期改变其对中山水灾隐患的看法,其结论是中山防汛设施可靠,防汛工作运行良好。

终于,三个月后,EE公司美国总部做出了让步。

这天,唐风接到了从总部发来的一封函件:“经认真审核,我们同意在广东中山建设新厂,但前提是必须按PPM公司500年一遇的洪水标准,将厂房抬高4.5米,同时厂房要满足PPM公司的其他防损要求,达到A级标准。”

这意味着原来已在建的厂房无法再用,项目需要从头开始。

“项目终于可以重新启动了!”唐风对手下的项目工程师陆高羽说。

但是唐风的麻烦也重新开始了,PPM公司近乎苛刻的防损要求在厂房的设计和施工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应PPM公司的要求,唐风与陆高羽参加了PPM公司在深圳举行的防损培训班。

在培训班上,培训老师的话让唐风耳目一新:“按照我们PPM公司的防损思路,我们首先会鉴别新建项目可能存在的财产损失风险,比如说台风、暴雨、地震、火灾、洪水、泥石流、爆炸、化学污染等。”

“然后,我们会对每一种风险进行量化,根据当地的情况,估计发生的概率和损失金额,再依此制定防损措施,制定防损措施后,还要将防损措施培训给相应的设计人员、施工人员和后期维保人员,并监督他们按要求做到位。”

“所有设计、施工和维护保养过程对防损措施的落实情况,我们都会纳入PPM公司对该项目的评级得分。”

“如果评级结果最终为A级,PPM公司会大幅降低EE公司后期的财产保险费用,因为我们认为,只要工厂的防损措施做到位,是不会出现财产损失的。”

在项目重新开工后,Jack要求唐风与陆高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安排Jack与负责本项目的设计院进行沟通。

在第一次沟通会上,设计院各个专业的设计人员全部到齐。

Jack发话了:“大家好!今天在座的人员都是EE公司中山项目各专业的设计人员,我会花一天的时间与大家沟通我们PPM公司对于此项目的设计要求。”

“在我正式提出具体设计要求之前,我先说一说我们PPM公司的防损理念。”

“我们认为,一切财产损失都是可以预防,可以避免的。因此,在项目的前期,我们会识别出项目的主要财产损失风险,在此基础上,制订出财产防损方案,要求各个专业的设计人员,也就是在座的大家,将这些防损方案落实到各位的设计图纸中,我会一个个地检查,以确保落实。”

听到这话,唐风站起来补充道:“PPM顾问的要求就是我们甲方的要求,请各专业的设计人员必须遵守!”

接下来,Jack与设计院各个专业的设计人员针对厂房建筑、消防进行详细交流,Jack讲解了PPM公司对厂房设计、消防设备选型和施工的具体要求,会议持续了足足一天。

让唐风和设计院感到极为难受的是,每次Jack都能在设计图纸中挑出一大堆的问题要求整改,Jack反复强调:“工厂必须在厂房设计阶段就严格按PPM公司的防损要求进行设计!”

除了厂房抬高4.5米外,Jack对厂房主体建筑的每一个部件的设计几乎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确保厂房在台风、暴雨等极端情况下依然能安然无恙。在一次审图会议上,他问唐风:“你们的厂房能否不设计窗户?”

“这怎么可以?如果是那样,我们的员工可能会认为我们盖的不是工厂,而是监狱了。”唐风笑着说。

“那就尽量少设计窗户,因为在台风、暴雨天气,窗户越多,玻璃被打破的机会就越多,出现财产损失的机会也越多。”Jack很认真地说。

对于厂内消防喷淋系统的设计,Jack更是一丝不苟,他和设计人员说:“自动喷淋系统的设计必须符合我们PPM公司的要求,所有的关键部件必须采用通过PPM公司认证的产品。”

唐风后来了解到,这些通过PPM公司认证的材料,其特点是可靠性极高但是价格昂贵。

对于施工过程的管理,Jack更是尽责尽心,每个月他都至少会抽一天到工地现场检查,每次都能发现不少问题,要求施工单位立即整改。

有一次,他发现消防喷淋管的内壁厚度不够,对唐风说:“你们这个喷淋管的厚度与设计要求不符,必须立即停工整改!”

但是负责消防安装的工程队一时间找不到这种厚度的水管,项目因此停工一周,唐风急得快疯了。

没办法,唐风只好派陆高羽到香港,找到Jack和他的上司,与之详细研究了解决方案,消防施工才得以继续进行。

“必须停工整顿!”

在发现施工用来固定屋顶的螺钉规格与设计要求不符时,Jack对着唐风和负责施工建设的业主方项目经理冯赵朝阳说。

唐风也只得下令停工整改,一大片已经安装好的屋顶被拆掉重新施工。

另外,对于厂内火灾隐患的防范,Jack也提了许多要求。

他对唐风说:“我要求,对于仓库中的可燃物料,你们要将之集中在一起,用具备一小时防火能力的水泥砖头砌墙,将其封闭起来,屋顶还要加装大口径的喷淋头。”

“同时,所有生产线用的包材不能储放在厂内,必须放在厂外,以避免包材引发火灾。”

Jack的每一个要求都会让唐风忙碌好一阵子,付出巨大精力,项目的进度和成本也越来越难以控制。因为消防要求的提高,公司为此追加了360万人民币的固定资产投资,来自权博士的压力越来越大,唐风夜不能寐。

“我快崩溃了!”唐风经常自言自语。

“PPM公司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在项目快结束时,唐风对陆高羽说。

原本这个项目在2007年初完成,现在因为防损的问题,项目延迟了近一年,在项目临近结束时,公司内的人事出现了变化,唐风被从中山调回,任命为供应链质量部的总监。

开完最后一次项目例会,唐风对Jack说:“这一年多来,与你一起合作建设此项目,让我感触良多。”

“以前,我一直不理解一句话,这句话是:‘质量的系统是预防’,我真不知道如何做预防。”

“这一年多来,在我们这个项目上的防损经历,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做质量管理就是做防损。”

“把风险和要求识别出来,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分析质量隐患,针对每个质量隐患事先制定对策,并确保能严格落实,那么这些质量隐患就不会变成真正的质量问题!”

“这一年多来,我没有做质量管理的工作,但是对质量管理的理解却比任何一年都要深刻,真是功夫在棋外!”

从中山回来后,唐风一口气写下一篇文章《质量是政策和文化的结果》,作为中山项目的个人总结。

唐风在文中写道:

“如果EE不是一家以‘经营稳健’而著称的公司,而是一家强调发展速度的公司;如果总部的风险管控经理对新厂房的防损要求没有如此明确;如果总部的高管们对PPM顾问没有如此支持;如果……我们能拿到这个厂房的A级防损标准吗?不能!这种质量要求是一个组织政策和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

“如果说一个组织的DNA决定了它的行为与特质,那么,政策和文化一定就是这个组织的DNA,这个DNA承载了组织的工作行为和价值观。”

质量管理就是防损,防止出现产品不良而造成质量损失。预防的做法就是要认真分析产品形成的每个环节,从接单、研发、采购、生产到发货、安装,找出每个环节存在的质量隐患,并制定和落实相对应的预防措施,这样才能确保消灭“可能出现的不良”。

而要做到这一点,公司的政策很关键,所谓政策,就是公司管理层要求员工把工作做到什么程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